集月文化

贵阳又出大新闻!中央级媒体记者采访贵阳中医皮肤病医院遭殴打

电脑版   2019-11-24 15:46  

 导读:一个普通病在公立医院医治花不了多少钱,而在贵阳中医皮肤病医院光检查一下就着“宰”1000多元。近日,记者接到贵阳中医皮肤病医院的患者反映,称因经不住医疗广告的诱惑前往该院就医,谁知医生不讲医德,在治疗中过程中故意夸大病情、巧立名目过度治疗,遭受“温柔”的一刀。 针对患者们的反映,2018年7月5日,记者巧装成患有轻微脚气病的患者对贵阳中医皮肤病医院进行了暗访,该院黑心医生居然给记者的脚气病估价3000元 。 

  记者采访遭殴打 贵阳中医皮肤病医院的底气从何而来?
本报记者 摄影报道

  医生:脚气严重 医保定费
7月5日,记者乔装成患者,来到贵阳中医皮肤科医院进行求证。在医院前台,记者以患有脚气病为由咨询导医,导医直接将记者带入一楼的一间皮肤专科室,身穿白大褂的医生听完记者的阐述后,看都没看记者的脚,就说记者的脚气病比较严重。
根据墙面上张贴的“专家”介绍,专科室的“专家”叫张芳勇,系该院的主治医师。面对记者的询问,张医生熬有介事的介绍起脚气病的来历。他说脚气病也是属于皮肤病,一般都是因真菌感染引起的,记者的脚气病是足部出现真菌感染。一般正常人的红细胞在4.0至5.0,最低也在11.5至14.5,记者目前的红细胞较低,只有10.05。红细胞较低会导致排毒功能,代血功能下降,他建议记者先花37元挂号做个抽血化验。
遵照张医生的要求,记者做了尿常规和抽血化验。结果出来后,张医生说记者的脚气病相当严重,必须马上治疗,否则还会引起性功能下降。记者佯装被吓到了,急促的问张医生有没办法医治。张医生见记者“上钩”,缓和口气说:“办法不是没有,可以先做一次足部治疗进行观察。一个足部治疗的费用大概300至600元,最多不超过600元,只需要1小时左右就结束。如果记者享受医保,一个小时600元,没医保卡可以300元做足疗”。当记者询问,像记者这样的脚气病需要治疗多少个疗程,需要多少钱时,张医生说:“他可以给记者开个处方配合中药内服外用。如果记者不嫌麻烦,自己回家熬药,一副中药大概需要100多元,如果是医院帮助熬药,一副中药需要400多元。自己熬药可以多喝一些,每周大概花费600元,像记者这种脚气病,完全康复需要3到5个月”。
记者以钱不够为由央求张医生能否少一点费用,张医生说:“看在你是自己掏钱的份上,就给你优惠点,第一次治疗就开五六百元的药费”。记者拿着张医生开的“天书”处方来到收费窗口,收费工作人员告知记者该处方总计需交纳1031.4元。记者向收费员解释,说张医生说的只有五六百元怎么会有1000多远呢,收费员说:“那就不清楚,你听医生的照单付钱就行”。记者以钱不够,需借钱为由离开了该院。
在贵阳中医皮肤科医院大门口,另一不愿透露姓名的患者说,自己当天光检查费就花费1901.5元。面对记者的询问,文某菲的患者说,费用高,第一天的检查就花了600多元。
医院: 自主定价 愿打愿挨
针对患者的投诉和记者亲身的体验,7月5日下午记者来到贵阳中医皮肤科医院5楼,在5楼楼层几个凶神恶煞的人员对记者进行了盘问。记者表明身份后,正在该楼层的张院长将记者等人“请”进了医院会议室。在会议室,张院长对记者的证件进行了详细的登记。
针对记者的反映,张院长正在进行笔记时,这时,一个自称是医院副院长的吕姓负责人闯进办公室向记者“发难”,声称医院过度治疗,诱导消费不关记者的事,医院不接受记者的采访。记者要采访,必须得有卫计委、宣传部、记者所在报社三个单位同意采访的函。记者提出可以请卫计委、宣传部们的工作人员到该院见证采访,该负责人依然坚持称说4月1日,贵州省卫计委联合宣传部门曾发文,媒体记者采访民营医院需征得卫计委和宣传部的同意才行,他只认采访函不认人,必须见到三个单位的采访函才接受采访。
交涉中,这名负责人声称自己以前是在贵阳的一所军队医院做医生,享受正处级。他不但认识许多媒体的记者、还认识许多媒体的总编,他可以让记者单位的总编给记者通话。他说,贵阳中医皮肤科医院属于民营医院,民营医院有自主定价的权利,医生给病人看病,医院给出的价只要病人能够承受就没问题,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记者:栽赃陷害 人身受限被留置
9日,应张院长的要求,记者来到贵阳中医皮肤病医院记录好张院长对写稿的建议正欲离开,自称该院办公室的王姓主任提出发两千块钱的稿费给记者,让记者不用发稿。针对王主任无颜的要求,记者给予义正辞严的拒绝。恼羞成怒的王姓主任离开张院长的办公室跑到外面找副院长吕绍先俩人进行密谋栽赃陷害记者。不多会,姓王的主任拦住记者,借口记者的一个朋友正赶来该院的路上想拜望记者,不让记者离去。见她这样讲,记者又回到张院长办公室等候王主任所说的朋友的到来。在等待过程中,副院长吕绍先再次向记者提出不与报道的要求再次遭到记者的拒绝,恼羞成怒的吕绍先对记者破口大骂并伴语言威胁,说让记者走不出医院大门。为避免不必要的纠纷,记者再次准备离开医院,副院长吕绍先居然堵住大门,用力推嚷记者不让记者出门。记者提出严正声明,他没有权利留置和限制记者人身自由,他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我不但要限制你,还要打你”。吕绍先挥舞着拳头不停的殴打记者。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商业用途或转载请与原作者联系。

分享

相关信息
 
友情链接:顶级娱乐城